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當前位置: 香港物流 > 男人幫 > 正文

美國人吃出病來 政府的錯?

信息時報 | 阿景 | 2020-03-26 21:45:13

美國人吃的東西正以驚人的規模讓他們生病,但從美國政府對營養研究的投入來看,當局似乎並不關心。

與飲食相關的疾病如肥胖、2型糖尿病和高血壓的發病率逐年上升。治療這些相互交叉的流行病是美國醫療成本不斷膨脹的一個主要原因。但是,美國政府在營養方面的研究經費卻只佔很小的一部分,且其水平跟不上與飲食有關的疾病不斷惡化的危機。

美媒:

政府失誤導致營養研究戰略缺失

美國政府預算文件顯示,近30年來,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NIH)和美國農業部用於營養研究的資金比例基本保持不變,與其他許多研究領域相比,顯得微不足道。這兩個機構為政府支持的營養科學提供大部分資金。

拿NIH為例。2018年,NIH在營養研究上投資了18億美元,略低於總預算的5%。去年,美國農業部投入了8800萬美元(約總預算的7%)用於人類營養,幾乎與1983年的水平相當。

美國媒體對NIH和美國農業部官員以及營養研究人員的幾十次採訪表明,美國多屆政府的領導失誤導致了國家營養研究戰略的缺失。

專家40年前警告:

政府不重視將影響美國人生活質量

凱瑟琳·沃特基曾是奧巴馬政府的美國農業部首席科學家。一個為國會提供科學政策建議的辦公室聘請了她,讓她負責對政府的營養研究進行全面評估。

凱瑟琳·沃特基曾在奧巴馬政府任美國農業部首席科學家。

她在1978年發表的報告中指出,這些機構未能解決美國人民不斷變化的健康問題。報告稱,最重要的研究領域將是確定飲食與慢性病之間的聯繫以及預防方法。報告警告説,如果政府不改變它的關注點,美國人的生活質量將受到嚴重影響。

沃特基現在是愛荷華州立大學的一名教授,她在一次採訪中表示,令人沮喪的是,她的團隊幾十年前強調的許多問題今天仍然存在。

沃特基説,在報告發表後的幾年裏,美國農業部和NIH在營養科學領域展開了一場地盤爭奪戰。最終,這兩家機構同意,NIH將牽頭進行營養生物醫學方面的研究,而美國農業部將負責定義健康飲食。

飲食危機代價高

美國人肥胖年耗1470億美元

在19世紀、20世紀,營養研究曾佔據突出地位,當時維生素缺乏症如糙皮病、佝僂病和壞血病在很大程度上被根除。

相比之下,今天的飲食危機是一種過度危機,它正在讓美國人付出高昂的代價:每年光是治療肥胖就要花掉1470億美元,治療高血壓每年花費約1310億美元,治療糖尿病(其中絕大多數是2型糖尿病)花費2370億美元。然而,增加營養研究經費背後沒有強大的遊説力量。這使得營養研究被悄悄擱置了,更多的注意力被放在特定的疾病上,而不是這些疾病的根源:糟糕的飲食。

營養學界混亂

缺乏研究 民眾不知道該怎麼吃

美國政府投資的缺乏給消費者留下了很多困惑。食品行業資助的研究填補了不少空白,但也有人批評這些研究更多和營銷有關,並非公正的科學。營養科學界也陷入了混亂,爭論的焦點是,公共健康的頭號敵人是加工過的碳水化合物、脂肪、鈉還是糖。

上個月,一項研究對大多數人應該少吃紅肉和加工肉類的建議提出了質疑,其論據是,支持這種長期建議的證據不足。這項研究發表在《內科學年鑑》上,引發國際媒體的瘋狂報道及又一輪消費熱潮。

這項研究也使人們反思為何飲食研究經常成為笑柄。今天咖啡是健康的,明天就不是;紅酒對心臟有好處,也可能沒有;奶酪要麼是蛋白質和鈣的健康來源,要麼是過量攝入脂肪和鹽的危險來源……

“人們問我他們是否應該喝牛奶。我們為什麼會不知道呢?”塔夫茨大學營養學院院長、心臟病學家達魯什·莫扎法裏安説,“他們問我:‘奶酪是有益的還是有害的?’我們不知道奶酪是否有益,我們應該知道奶酪是否有益。”

大多數營養學研究人員認為,儘管這些流行病學研究存在缺陷,但它們很重要。

“我們知道很多,但我們知道的越多,也就知道我們不知道的更多,”莫扎法裏安説。莫扎法裏安現在正領銜敦促美國國會在NIH建立一個新的營養科學部門。


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

重視絕症治療 營養研究地位低

美國政府為營養研究提供最大資金來源的是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NIH),該機構目前每年花費近400億美元研究如何更好地預防、檢測、診斷和治療疾病。

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NIH)

這推進了癌症治療的巨大進步,比如説,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癌症的總體死亡率一直在下降。NIH還領導了一個國際基因組計劃,幫助識別數百種致病基因,這些基因繼續刺激生物技術創新。NIH擁有27個研究所或研究中心,研究範圍包括心臟、肺和血液、精神健康、酗酒和眼疾。其中,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是規模最大、資金最充足的機構。

哪些研究會得到美國政府更多的資金呢?2018年,NIH為癌症提供的資金為63億美元,該疾病影響了美國近9%的人口。而影響美國約30%人口的肥胖問題僅得到了約10億美元的資助。NIH在一份聲明中説,影響更少人的疾病往往是毀滅性的,對患者和國家代價高昂。

在NIH內部,營養研究的降級不僅僅是資金問題。沒有專門研究這個課題的機構,沒有中央領導班子,工作人員也很少。根據對NIH近12位前任和現任官員及研究人員的採訪,近50年來,營養科學一直是美國醫學研究的重頭,卻在多次政府重組中失去了政治影響力。

曾被卡特政府重視

NIH上一次將營養研究列為優先項目是在卡特政府時期,當時著名的脂代謝專家唐納德·弗雷德裏克森擔任院長。“那時我們的工作水平很高,”當時在NIH負責協調營養研究的阿特彌斯·西莫波羅斯回憶,媒體報道了美國大範圍的饑荒之後,國會山出現了高度關切。在看到後來的領導人對這個話題失去興趣後,弗雷德裏克森在1985年離開了NIH。

如今,NIH營養研究協調辦公室的規模與那些監管更狹窄課題的機構相比,顯得微不足道。僅4名員工在營養協調辦公室工作(其中兩人是兼職),相較之下,26人在膳食補充劑辦公室工作——負責研究維生素、礦物質和草藥的效果。

“它已被削減到幾乎為零,”塔夫特大學教授曼德指出,“事情正朝着錯誤的方向發展。”曼德曾在奧巴馬政府負責美國農業部的食品安全和營養項目。

幾年前,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公開抗擊兒童肥胖的同時,NIH也悄然完成了一項長期規劃的轉型,不再支持全國近80個普通臨牀研究中心,這些中心在營養、生理學、代謝和其他領域開展了許多開創性的研究。

從理論上講,研究人員可以要求NIH提供充分資金直接用於一個特定的研究項目。實際上,NIH的大部分撥款被限制在50萬美元以內,這是一個十年來從未提高的門檻,也不再足以支付大多數臨牀營養研究的費用。

“這使得我和我的同事們不可能提出這些類型的研究,”華盛頓大學的流行病學和醫學副教授馬里奧·克雷茨苦惱地表示,克雷茨同時在西雅圖弗雷德·哈欽森癌症研究中心工作,他在那裏研究飲食干預和癌症預防。“現在成本太高了。我認為營養研究是犧牲品。”

出成果卻面臨被裁減

今年早些時候,臨牀營養學研究面臨着另一個潛在的打擊。今年5月,NIH領導層提議關閉位於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NIH總部唯一的代謝研究部門。這個部門有一個準備和測量食物的廚房,有供人們過夜、長時間觀察的私人房間以及受過專門訓練的研究人員,包括防止人們將食物偷運進或送出病人房間的護士。

該中心最近進行了一項備受矚目的臨牀試驗,首次證明了超加工食品與體重增加之間的因果關係。在這項發表在5月《細胞代謝》雜誌的研究裏,研究人員設計了兩種含有相同水平卡路里、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質的飲食。唯一顯著的區別是,這些食物是未經加工的,還是經過深度加工的:雞肉、蘋果、幹小麥和自制的調味料是前者,像罐裝餛飩和白麪包是後者。

實驗參與者沒有潛在的健康問題,在研究的前半部分,他們被隨機分配到兩種飲食方案中。研究結果是突破性的:在未加工食品組,參與者基本都減重了,而加工食品組則體重增加。之前的研究表明,加工食品與體重增加有關,但這項研究明確表明,加工食品會導致體重增加。

在這一里程碑式的研究發表的同時,NIH提議關閉其代謝研究部門,這遭到了科學界的反對。今年6月,美國營養學會和肥胖學會在寫給NIH領導層的一封信中表示,關閉該機構將危及重要的研究。這份提案“表明營養研究並不是NIH一個重要的科學研究領域”,美國營養學會寫道。


美國農業部

制定美國營養方針 面臨預算被砍

美國農業部負責制定美國的營養指導方針。早在20世紀初,美國農業部已經開始探索如何通過增加適當的營養來幫助農民和越來越多的城市人口。營養學家認為,當時的牛奶、水果和蔬菜等奢侈品是有益健康的食品。他們在瞭解維生素缺乏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幫助美國在二戰前基本消除了佝僂病、壞血病和糙皮病等疾病。

儘管如此,到了1940年,隨着美國可能加入戰爭,40%的新兵被認為不適合服役,因為他們體重不足或營養不良。羅斯福總統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提出了聯邦政府的第一個飲食建議,並擴大了美國農業部的學校午餐計劃和食品券計劃,即現在的補充營養援助計劃。

直到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營養問題才再次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當時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關於美國飢餓問題的特別節目引起了人們的警惕。來自南達科他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喬治·麥戈文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應對大量營養不良的窮人。

如今,美國農業部在全國各地設立了6個營養中心,由農業部的農業研究服務部監督管理。其中一半完全由該機構資助,而其他的則依靠與大學和醫療中心的合作協議運作。他們的工作通過跟蹤人們的飲食模式、監測食物成分以及研究如何在預防肥胖和慢性疾病的同時保持健康,幫助聯邦政府提供每五年更新一次的飲食建議。

儘管美國農業部在其1440億美元的預算中,有75%用於通過學校餐等項目為美國人提供食物,但與提高農作物產量、管理自然資源和確保食品安全等其他優先事項相比,僅撥出7%的資金用於營養方面。

“我過去常常對康奈爾大學的學生説,我們對雞的營養了解得比人還多,”傑拉爾德·庫姆斯説。在2015年退休之前,庫姆斯在美國農業部位於北卡羅來納州大福克斯的人類營養中心工作了14年。

如今,美國農業部的營養研究風雨飄搖。特朗普政府多次提議將農業研究所的人類營養預算削減半。國會回絕了這些要求,並保持了基本不變的撥款。


現狀

70%成年人超重 美國人病從口入

當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美國農業部和國會讓營養研究停滯不前時,美國人正在努力解決沃泰基41年前的報告所預測的問題。美國人一直因為吃得太多而生病。

20世紀70年代,美國的肥胖率開始飆升,其原因研究人員至今仍無法完全解釋。當時,14%的美國成年人肥胖。到本世紀初,這一比例已攀升至30%以上。如今,這一比例接近40%,這讓美國人面臨着罹患其他許多疾病的風險,包括某些類型的癌症。即使那些不屬於肥胖的人體重也超標了:如今超過70%的美國成年人超重。

研究人員和政策制定者越來越相信,如果不加大對營養研究的公共資金投入,對抗這種健康流行病就不會有什麼進展。食品公司支持的研究不能做這項工作,因為它們經常充斥着利益衝突,加劇了消費者和醫療專業人士之間的不信任。


危機

美國千禧一代健康狀況不佳 或影響經濟發展

近日,一份報告顯示,美國千禧一代身心健康狀況不佳,或對美國經濟造成嚴重不良影響。

美國千禧一代的人數大約7300萬。目前美國三分之一的勞動力來自千禧一代。穆迪分析在報告中稱,千禧一代(即1981年至1996年之間出生的人)的高血壓、高膽固醇、抑鬱症和多動症的發病率,要比X世代(通常指在1965年到1980年出生的人)更高。

報告顯示,從2014年到2017年,美國千禧一代的抑鬱症發病率上升了31%,多動症上升了29%,高血壓上升了16%。該公司預計,到2027年,美國千禧一代的醫療費用,可能比同年齡的X世代的人高33%。

同時,醫療保健成本的上升,意味着僱主、工人、美國政府的財務負擔都將增加。穆迪分析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説:“千禧一代健康情況變差,導致醫療保健費用增加,這無疑給千禧一代帶來了財務負擔,同時也給整個經濟帶來了負擔。”

健康問題可能會導致美國千禧一代收入下降,主要由於其出勤率和勞動生產率的下降。

贊迪説,“當人們生病時,他們很難堅持工作,而且他們的參與度和專注度也會降低,生產力將下降。”人們健康狀況不佳,也不利於創業。

報告指出,美國千禧一代的一些心理和行為問題,可能與財務危機帶來的不安全感有關,阿片類藥物的流行,使許多年輕人的健康情況惡化。包括抑鬱症、藥物和酒精濫用在內的問題,通常也需要昂貴的治療費用。

贊迪表示,“如果這一趨勢繼續下去,將對這一代人和整個(美國)經濟,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信息時報社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南83號匯美商務中心四樓

信息時報社 版權所有(C) 粵ICP備14002173號-1 爆料電話:020-34323111 QQ:800023111 官方微博:@ 信息時報

舉報及投訴電話:(020)34323133 郵箱:xxsb_gz@163.com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